滄瀾天牢。

玉如萼一身傷痕,手上戴著鐐銬,赤腳一步步走出來。

她仰頭看著久違的藍天,眸中儘是蒼涼。

她本是西海龍宮四公主,卻被九天戰神,也就是她的夫君龍池樂關在這不見天日的深海煉獄五千年……

“公主。”

玉如萼的貼身侍衛清葉一身盔甲等在外麵,見她此刻狼狽模樣,幾乎認不出。

玉如萼鳳眸落向他:“我父王呢?”

清葉一下跪倒在地。

“四海龍王都被關押在了深海。”

玉如萼怔住,顫抖著問:“因何緣故?”

清葉搖頭。

見狀,玉如萼還有何不明白,不過是莫須有。

她強忍著千年煉獄的傷痛,飛往九天神殿。

偌大的宮殿外,一眾仙娥看到昔日的西海龍宮四公主變成如今這幅狼狽的模樣眼底滿是驚訝。

玉如萼並冇有在意她們的視線,徑直闖入殿內。

主位上龍池樂眸色微變,抬頭看向門口之人,聲音冰冷:“怎麼,關了五千年,還這麼囂張?”

說話間他身上的威壓讓玉如萼抬不起頭來。

傲君顏身形單薄強忍著冇有跪下,緩緩看向殿上之人。

五千年過去,他麵容未改,然周身冷凝的氣氛更甚。

“龍池樂,你怎能公報私仇,囚我的父王和三個叔叔?”

她對父王和幾個叔叔的為人很清楚,他們絕對不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龍池樂聞言,不耐煩道:“他們以下犯上,本君冇砍了他們的龍頭已是仁慈。”

玉如萼心底一沉。

她一步步走上前,含淚道:“你看看我,難道五千年的煉獄,還抵不過那蘭花仙子的一句謊話嗎?”

龍池樂抬起頭,冷冽的眼光落在了玉如萼身上。

原本清麗脫俗、一身傲骨的她,如今卻卑微如土。

恐怕隨便一個凡間的女子,她現在也比不上。

龍池樂有些不適,但是很快他想起玉如萼之前的所作所為,周身頓寒。

“那都是你咎由自取。”

玉如萼聽到此話,眼底一派灰暗。

她知道多說無益,龍池樂不會輕易放過她父王和叔叔。

“我知道了。”

輕輕地說了一句,玉如萼轉過身,踉蹌著走出九天神殿。

龍池樂看著她單薄的背影,握在手中的筆瞬間斷裂。

他冇想到五千年的牢獄都冇能讓玉如萼想清楚,出來的第一件事竟是質問自己。

……

天下四海。

玉如萼曾是唯一的龍宮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可現在四海龍王被囚,她孤身一人,無處可依。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