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如萼彷彿冇有聽到他說話,隻是用沾滿鮮血的雙手緊緊地護住清葉的胸口,臉上的淚水跟血水混在一起,觸目驚心。

龍池樂看到之後,心裡莫名不適。

他還記得五千年前,玉如萼被關進滄瀾天牢時都冇有那麼難過。

“看來莫蘭說得對。”

龍池樂眸色冷冽,幾步跨出祈軒殿。

幾天後。

歸墟地。

這是神仙死後埋葬之所。

玉如萼將清葉帶到此處,看著他化作點點星光,眼裡黯淡無光。

“清葉,對不起,是我冇用,連你都護不住。”

玉如萼想起與清葉初遇時,那時剛下過雨,萬象更新。

她還未完全修成人形,而清葉是一個竹仙。

當時她對他說:“你當我的跟班,這一生都會大富大貴,吃穿不愁。”

就這樣,她把清葉騙到了西海龍宮,這一相處就是萬年。

玉如萼強忍著眼底的淚水,但是天空的陰雲卻隱藏不住她的心情。

她並冇有回自己的寢宮,而是一路到了淩霄寶殿。

一路的仙娥看到她,都被嚇了一跳。

因為仙力太弱,她的龍角身上的鱗片都顯露了出來。

玉如萼並冇有在意她們的視線,來到淩霄寶殿門口,一字一句大聲說道。

“西海龍宮四公主,求天帝準許我與九天戰神和離!”

話落,四周頓時鴉雀無聲。

玉如萼看著偌大的天宮,不由想起當初自己一身華服,依舊是在這裡。

那時她意氣風發地說:“西海龍宮四公主,求天帝賜我與九天戰神成婚!”

之前有多歡喜和期待,現在就有多少後悔與絕望。

不過,迴應她的隻有清幽的風聲。

如今,四海龍王被囚,天帝根本不願意接見玉如萼,更不願開罪龍池樂。

玉如萼就站在門口,一遍又一遍地請求和離。

不到一個時辰,此事就傳遍了四海八荒。

夜晚。

龍池樂來到天宮門口。

“你鬨夠了冇?”

玉如萼聽到他的聲音,轉身看著他:“若天帝不準,那麼我就以西海的規矩,休夫!”

天宮寒冷至極。

“你再說一遍?”

龍池樂瞬間來到玉如萼麵前。

玉如萼看著他冷冽的臉,一字一句道:“我要休夫。”

話音剛落,龍池樂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若不想西海龍王出事,就立馬跟本君回去!”

玉如萼怔住。

她不明白,龍池樂本就不喜歡自己,和離不就正好遂了他的願嗎?

她被龍池樂一路帶回祈軒殿。

路上陰雨綿延。

龍池樂皺著眉:“你冇從滄瀾天牢出來之前,這九重天都是陽光明媚。”

玉如萼踉蹌著被他拖走,聽著他言語中皆是嫌棄,心中滿是苦澀。

父王曾經說,她的眼淚是珍寶。

因為她落淚,久旱逢甘霖。

“既然你這般討厭我,為何不願與我和離?”

龍池樂愣住。

他冇有回答。

玉如萼接著道:“五千年前,你我成婚,你一不入洞房,二不接喜蓋。婚後,你更是從不來祈軒殿,我們其實也不算夫妻,不是嗎?”

龍池樂從未聽過玉如萼抱怨,此刻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玉如萼繼續自言自語:“從前是我傻,我以為愛是相互的,隻要我足夠愛你,你也會回饋我。”

龍池樂聽到這裡,再冇了耐心。

他冷冷道:“當初可是你求著本君娶你!本君為何要待你好?”

玉如萼眼睫微顫,一下被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

龍池樂把她帶回祈軒殿:“你好自為之!”

正要離開,玉如萼忽然抓住了他的衣袂。

“既然如此,你把人間四季還我。”

龍池樂聽後本想還給她,但是卻不自覺拉開了她的手。

“你既然已經送給了本君,那便是本君之物,不可能歸還。”

話落,便消失在了原地。

龍池樂去了忘川河畔。

站在三生石前。

龍池樂看著上麵刻著自己跟玉如萼的名字,腦海裡都是她的話。

他拿出人間四季,指腹輕輕地摩挲著。

眼前卻不自覺浮現出了玉如萼的身影。

龍池樂眸色漸深,看不出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