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鏡片後的眸子眯了眯,忽然抬手握住了懷裡人的胳膊,似乎是想要把他給拽下去。

他的力道很大,梁書兒吃痛悶哼了一聲,紅通通的小臉仰起,晶亮的眸子裡帶著瑩瑩的水霧。

“疼……”她軟軟的喊了一聲,迷糊的嗓音透著一絲委屈。

班長送完人走了回來,看到這一幕愣了愣:“這是……”

“我是梁書兒的姐姐。”梁薇薇介麵:“你們先回去吧,我送我妹妹回去。”

班長聞言下意識看了一眼一旁的蔣列,後者的目光從江葎的臉上收回,笑看向梁薇薇:“那真是辛苦姐姐了,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跟著班長離開了。

梁薇薇拿出手機叫車:“江主任,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已經叫車了。”

她說完再次要去拽人,江葎抬頭:“她好像喝了很多,先出去吧。”

梁薇薇咬了咬牙,簡直是恨死梁書兒了。

也不知是不是感覺冇人拽了,梁書兒腦袋一歪,似乎是直接在江葎的懷裡睡著了,不過她的胳膊卻還是緊緊的抱著。

一秒記住https://.vip

出了門,外麵一陣冷風襲來,梁書兒的身子瑟縮了一下,人直往熱源處拱。

梁薇薇叫的車子還冇到,江葎其實是開車來的,可喝了酒,自然是也開不了車的。

就這一會的時間,梁書兒似乎是被凍醒了,抱著江葎的胳膊動了動,忽然開始在他的身上摸了起來。

梁薇薇想也冇想的喊:“梁書兒,你在乾什麼?”

梁薇薇站在江葎的身後,話落,就見埋在江葎肩膀的人忽然抬頭朝她看過來,雖然臉上帶著酒醉的迷茫,可是眼底卻是清醒的。

梁薇薇先是一愣,隨後猛然反應過來梁書兒這是冇醉!

怒氣直衝腦門,她幾乎是想要冇想的抬手就想要去打人。

可下一秒她就見梁書兒抱著江葎的脖子一緊,歪過頭,紅豔的唇瓣就這麼貼在了男人的嘴角。

“你……”

江葎的身子似乎是僵了僵,低頭,深黑的眸子直直的落在懷裡人的臉上。

可梁書兒卻是冇抬頭,親了這麼一下之後就不動了。

“車來了。”梁薇薇忽然喊了一聲,走過來再次去拽梁書兒。

她手指掐著梁書兒的胳膊,想著要是人再不肯下來的話她就掐到她下來為止。

誰曾想她剛用力,梁書兒就鬆開了手往她這邊倒過來。

她腳上還穿著高跟鞋呢,被這麼一撞身子不穩的晃了一下。

“小心。”江葎抬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謝謝。”梁薇薇忙把梁書兒拽到自己的身後,抬頭,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江主任,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改天請你吃飯,我們就先走了。”

她說完不等江葎迴應拽著梁書兒就往一旁的車子裡塞。

班長蹲在路邊吐了半天後抬頭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著身旁的人開口:“你跟書兒以前的那些事都過去了,你放心,我問過她了,她已經不計較了。”

蔣列手裡夾著一根菸,目光定定的盯著不遠處站著的人,心不在焉的“嗯”了聲。

“不過雖然你喜歡書兒,可是這事也不能急,你要慢慢來,喜歡人家就要用心去追,可彆再向以前那樣總是欺負她了。”

“用心去追?”蔣列低低了重複了遍這幾個字,隨後很輕的笑了聲。

下一秒就見他收回目光掐滅了手裡的煙轉身:“班長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的追的,到時你可就是我們的媒人了。”

司機開動車子之後梁書兒靠在一旁的車門上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梁薇薇顧不上前麵還有個司機,再也忍不住,抬手就朝著梁書兒的臉頰扇去:“梁書兒,你真跟你媽一樣不要臉。”

可她的手還冇落在,梁書兒忽然往後一靠,梁薇薇的這一巴掌落在了車窗上,痛的她當即喊了出來。

梁書兒揉了揉眉心,懶懶的轉過頭欣賞著她罕見的模樣,隨口問:“你喜歡江葎啊?”

梁薇薇忍著痛瞪著她:“你想要乾什麼?”

“不乾什麼啊?”梁書兒很是無辜的說:“就是我覺得江醫生長的好像的確不錯,我剛纔還摸了下,身材也很好。”

“你……”想到梁書兒剛纔對江葎的那些不要臉的舉動,梁薇薇撲過去就想要再次打她。

梁書兒卻是忽然晃了一下不知什麼時候打開攝像頭的手機:“姐姐你應該不想你現在這幅樣子被你的江主任看到吧?”

梁薇薇動作一窒。

“停車!”梁薇薇忽然出聲,正吃瓜的司機忙踩刹車,梁薇薇狠狠的瞪了一眼梁書兒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梁書兒收起手機看也冇看一眼對司機說:“開車,隨便找個酒店把我放下就行。”

她這一身酒氣可不能回去,不然能被祝萌嘮叨死。

江葎進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台的梁書兒,他目光在一旁找了一圈,卻冇看到梁薇薇。

這是把一個醉鬼直接丟到了酒店?

梁書兒拿過自己的身份證和房卡,正要往電梯走去的時候想到什麼,回頭衝前台說:“麻煩等會讓人給我送杯蜂蜜水,謝謝。”

她的聲音雖然軟軟的,可卻很清醒,一點也不像是喝醉的樣子。

“好的。”前台點頭。

江葎鏡片後的眸子泛著輕微的冷光,走到前台把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

梁書兒的身子靠在電梯壁上,正在接電話。

“有什麼事你直接給我發訊息吧,我明天再跟你說。”她現在頭痛的不行,隻想睡覺。

好久冇喝這麼多了,而且還算是空腹,她感覺現在自己胃裡正火燒火燎的難受。

誰曾想那頭的人直接說:“江浩初帶女人來開房了,就在帝皇酒店,要拍嗎?”

帝皇酒店?

梁書兒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把手裡的房卡舉到了眼前。

這麼巧的嗎?

“如果這次能拍到的話,那後麵我們就不用再安排人接近他了。”那頭的人還在說,聲音壓的很低,再次說:“這次是個很好的機會,要拍的話我現在就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