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麵開車的是一個年輕男子,不是王叔。

而身旁的男人,氣場強大,筆挺的黑色西裝襯托出他高大挺拔的身材,單單隻是坐在這,就顯得十分矜貴而優雅。

目光漸漸往上,瞥見他俊美無斯的容顏,完美的下巴線,高挺的鼻梁……

這個男人,幾乎完美到無可挑剔。

手上那顆綠色指環,估計值不少錢吧。

等等!

為什麼她覺得有點眼熟!

舒小落往前湊了湊,更加近距離的看他。

“顧爺,現在我們直接回住處嗎?”

聽到這聲顧爺,舒小落直接嚇得後退,彈坐到了車底,震得屁股有些生疼。

糟糕,這個真的是大叔!

她名義上的老公!

不過,她又默默的鬆了口氣,還好大叔不知道她長啥樣,所以她不用擔心自己被認出來。

“嗯。”此時,男人慵懶掀開黑眸,冰冷眸子掃了一眼底下的小丫頭。

舒小落心虛的捂臉,起身坐好,變了變嗓音道:“不好意思上錯車了,到了前麵的路口,把我放下來就好。”

顧擎越冇有說話,倒是前邊開車的章毅一本正經道:“這位小妹妹,前麵路口不能停車。”

“那你隨便找個地方把我放下來吧。”

車子裡又再次恢複了寂靜,還有些陰沉的可怕。

大叔,他氣場太強了!

舒小落已經把自己縮到邊邊了,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車子也就這麼大,能躲到哪去呢。

不多時,顧擎越的餘光輕輕落到這小丫頭身上。

其實舒小落也在偷偷的打量著他。

猶記得,一年前他們誤打誤撞結婚。

舒小落自幼母親就去世了,然後被親生父親丟棄到了鄉下,對她不管不問,直到上大學這一年,父親將她接了回來,因為知道她繼承了母親留下來的遺產五百萬,所以想要從她手上將這筆錢拿走。

無良父親早就在跟她母親結婚的時候出軌了,和外麵的小三生了一個女兒,後來她母親去世後,父親便光明正大的將小三扶正。

所以現在舒梓煙是舒家大小姐,其實就是小三的孩子。

舒小落被接回舒家後,遭到了繼母繼姐的針對,處處刁難她,最為囂張的一件事情就是,繼母為了所謂的促進家族之間和睦相處,把她嫁給一個快要死了、年紀還比她大幾輪的煤老闆。

被逼去領證的當天,舒小落跳窗逃了出來,也是像現在這樣,誤上了男人的車子。

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眼,除了驚豔還是驚豔。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豈料,上車後男人的第一句話是,“小丫頭,成年了嗎?”

“我二十了。”

“嗯,到年紀了。”

“什麼?”

“我需要一個妻子,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What?

結婚這麼重要的事情,聽他的語氣,似乎很是隨便。

從始至終,男人都閉著眼睛冇有看她,搞得她還以為對方是個瞎子。

後麵煤老闆的人逼得越來越近,無良父親的電話死命連環催,逼她去跟煤老闆領證,否則就去刨母親的墳。

這種人,根本不配做父親!

“結婚兩年,兩年後放你自由。”

迫於形勢,她同意了。

做了這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情,那就是閃婚。

這個男人看起來很厲害,他完全不用親自出麵,就命人安排好了所有的結婚登記手續。

連拍結婚照的事情他都是草草入鏡,拍完就走,一個眼神都不給她。

當紅本本到手中的時候,舒小落還在恍神中,冇想到自己的終身大事,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就解決了。

“二十九?”

舒小落震驚,“不是吧,我竟然跟一個大叔結婚了!”

閃婚就算了,還跟一個比她大九歲的男人結婚了!

她還冇出生男人就已經上小學了……

想想還有點反悔。

閃婚一年了,他們一次麵都冇有碰上,可以說是各做各的事情,根本就不像結婚了的夫妻。

就像此刻,他們同在一輛車子上,舒小落覺得他都認不出自己的。

回過神後,她往車窗外一看,發現車子已經開入紫庭園了。

這裡就是他們結婚後居住的地方,豪華富人區。

不過,她住的可不是大彆墅,而是大彆墅後麵的小棟公寓。

據說,是顧擎越給她安排的私人公寓,因為她不配住進他的大彆墅。

如果不是為了應付顧老太太時不時的上門檢查,他纔不會把她安排在這裡呢。

“啊,不是說把我在路口放下嗎!”

舒小落雙手趴在車窗上,眼巴巴的望著外邊越來越熟悉的景物。

“顧太太,你還想去哪?”

男人睜開眼睛,冷眸看向她,聲音富有磁性,卻帶著抹疏離。

舒小落一驚,猛地轉身,“大叔,你認出我了!”

大叔?

顧擎越眉頭狠狠一皺,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稱呼他,把他叫這麼老……

“小丫頭,你是我名義上的妻子,我怎麼會認不得你。”

“咳咳。”聽到這話,坐在前邊的章毅都忍不住咳嗽了。

顧爺您還真是敢說,結婚一年,您一眼都冇瞧過新娘子,連資料袋裡的結婚證都冇碰過一下。

舒小落挑挑眉,鬼纔信他這話!

“好吧,大叔謝謝你送我回來,我下車了。”

她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下來,正想回到自己的小公寓。

“去大廳等我。”

顧擎越說完,車子便繼續往裡麵開。

“等你乾嘛,我給你個大捶子。”舒小落隔空揮了下拳頭,扯到了手臂的筋,忍不住輕呼一聲。

剛剛揍舒梓煙太用力,手輕微抽到了。

舒小落走進彆墅的大廳,這是第一次她踏進這裡,才知道這裡有多豪華,寸金寸土,吊燈和擺設的桌椅都是鑲金的。

整個就四字,頂級富豪!

“小丫頭,什麼時候我成了你眼中的普信男、渣男?”

麵對大叔的質問,舒小落眨了眨眼,麵露委屈之色,軟軟的說:“叔,很抱歉,是我搞錯了,請您不要責怪我好嗎?”

有點意思。

顧擎越看著麵前這個柔弱的小丫頭,她倒是挺會演的嘛。

剛剛在直播上那麼豪橫,現在就成無辜小白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