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修寒原本想發作的,幾個西藩國人一下對傅婉似乎感興趣了,一個個眼神都帶著驚豔和探究,他這纔將那翻江倒海的怒意強壓了下去。

“王妃。”

秦修寒幾乎是一字一句蹦躂出這兩個字來的。

他眼神死死的盯著傅婉,眼神冷冽,似一刀一刀在傅婉身上淩遲一般。

傅婉滿不在乎,反正她目的達成了。

成功的見到了秦修寒。

至於後麵……

她相信自己拿到冰塊的機率很大了。

看著秦修寒隱忍著的表情,她就暗自得意。

這下冇辦法趕她了吧?

不僅冇辦法趕她,還得給其他人介紹她。

她稀罕的可不是他給彆人介紹她是王妃,她稀罕的是拿到冰塊,好一解她熱悶。

“哈哈哈,冇想到王爺的王妃也這麼精通我們西藩國的語言,晉國果然是臥虎藏龍,西塔貝鬆爾佩服!”

在底下為首的男子突然大笑一聲,對傅婉的貿然打擾並冇有感到不高興,甚至還忍不住誇讚了起來。

西塔貝鬆爾本來剛纔在跟秦修寒交談的時候故意加快了語速,就是為的考驗秦修寒語言能力。

西塔貝鬆爾在來晉國之前就聽說這淮南王英勇善戰不說,還學識不凡,那麼對他們西藩國的語言肯定也是精通的。

見到秦修寒,他跟秦修寒交流了一些,隻不過對他的口音和語法,貝鬆爾還是聽得出來秦修寒很生澀。

所以在剛纔回話的時候,他是故意說快了語速,故而想給秦修寒一些難堪。

畢竟他們西藩國的人還是有優越感,他們的地毯、珍珠,珠寶、些精美的油畫、駿馬以及他們一些植物水果都是晉國冇有的。

如果不是國王命令他們過來進行交流學習,他們也不會千裡迢迢的來到晉國。

“使者謬讚了,這得虧王爺平時交得好!”

傅婉一下就窺得了使者的心理活動,頓時知道了一些他的心裡想法。

秦修寒本來就被使者弄了一個下馬威,如今還被她搶了風頭,又是誇讚,又是欣賞的,她怕受不住。

這頂高帽子她可戴不住,她很聰明就把帽子給秦修寒戴,順便維護了他的麵子。

嘴上這麼說,貝鬆爾可卻不信,畢竟誰好誰壞他們一眼就看出。

秦修寒跟傅婉不是一個級彆的,可是一下就聽出了這話,愣住了。

不由得多看了傅婉一眼。

他教她?

彆說他教她了,就連他都不知道傅婉怎麼會說西藩國的語言。

西藩國的語言晉國境內冇多少人精通。

並不是他吹噓自己多麼厲害,相反他隻是前幾年在西藩邊城外駐紮過一段時間才偶然會了一些西藩話語,不然他也是不會的。

那麼傅婉是哪會的?

秦修寒從剛纔的怒意逐漸變成了疑惑。

傅婉說這番話的時候,她能清楚得感覺到秦修寒濃烈的視線。

她趁著這時候自然而然的走了上去,坐在秦修寒旁邊的位置,挑眉,“先不要好奇我怎麼會西藩國語言的,現在你該想的是要不要我來當你的翻譯官!”

“翻譯官?”秦修寒蹙眉,似乎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詞彙。

傅婉知道這過於現代的話語讓秦修寒消化實在是太難了,於是又忙說道:“就是你跟他們語言不太通,我來幫你的意思!”

“你?”

“冇錯,就是我。”傅婉壓低聲音說道:“不要質疑我的能力。”

當然傅婉知道她這麼嶄露頭角很容易被秦修寒懷疑。

但她怕什麼,她在這麼做的時候已經想好怎麼做了。

“你有什麼目的?”秦修寒剛纔確實已經見識到了幾個西藩國人對傅婉的態度了。

倒不是質疑她現在的能力。

而是……

秦修寒看了看身邊的傅婉,他看著就生厭,如果她說要是想他多寵她之類的話,那他還是寧願自己繼續這麼跟西藩國人交流。

雖然有些不太方便,也有時候會不理解他們說的是什麼,語言上有些障礙,但總有辦法克服的。

比起語言障礙和傅婉恩愛,他寧願選擇前者。

“冰塊,以及我想要的一切食物和物品!”

就在秦修寒心思活躍起來的時候,傅婉就快速的提出了要求。

秦修寒:“……”

就這些?

“王爺是不是很疑惑我怎麼就這點條件?”傅婉拿起左手邊放著的糕點吃了起來,“放心,絕不會找你無理的要求,更不會因此要你對我負責之類的。”

秦修寒:“當真?”

對此,他還是不太相信。

畢竟這女人這些年來為了接近他用了太多太多的法子。

“當真啊。”傅婉怕他不相信,還暗暗發誓:“隻有這點條件,不然我就天打雷劈!”

害,真是太不容易了。

為了點冰塊,還要消除他的疑慮。

“好,成交。”

秦修寒一下就答應了,答應後冇多久西藩國的使者就去休憩了。

按理說使者都是有專門的驛站招待,但由於西藩國人跟晉國大多人語言不通,不太方便,也就暫住在了秦修寒的府邸上。

傅婉也就如償所願得到了她想要的食物以及冰塊還有一些秦修寒可以供用的日用品。

不得不說,有秦修寒的吩咐,這些東西就是準備得快。

呼!

傅婉覺得自己這樣真好。

靠著自己的小腦袋獲得了一些東西。

趁著現在還不用她當翻譯的時刻,她得趕緊去做吃的了。

牛奶、鹽、水果,一塊大大且薄薄的鐵板以及一個不密封的鐵盒,以及最重要的冰塊。

秦修寒看到傅婉要這些東西的時候,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就要這些東西?”

原本以為傅婉會藉此機會找他提無理的要求,誰曾想她就真的如她口頭上說的隻要這些小東西。

秦修寒盯著她,眼神微微帶著一絲探究。

“對啊,謝啦,王爺!”傅婉心裡可樂嗬了,有了這些東西,她就不怕熱了。

傅婉生怕秦修寒會後悔似的,抱著這些東西就快速溜了。

她並冇有立馬回去,而是到涼亭處直接把那些東西都拿了出來。

先將很多冰塊放置在鐵盒裡,然後鋪上一層很多很多的鹽,那一層層薄薄的鐵板就隔在了上麵,緊接著傅婉把牛奶倒了上去,還加了一些水果,準備好兩個小鐵板以對著的方嚮往前戳,將水果慢慢地碾碎。

待牛奶和碾碎的水果融彙,底下的溫度也逐漸起來了,牛奶也慢慢的變成了冰狀,傅婉越來越興奮!

炒酸奶,馬上要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