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好衣服,何年化了個淡妝,跟爺爺道過再見後出了家門。

上車後,她把手機放在中控的支架上,播放紀薇發給她的語音。

內容無外乎罵蕭策,娶了個漂亮老婆,三年不回家,回來之後就亂搞。

搞彆的女人就算了,現在竟然搞到了沈若雪頭上,不是噁心人嗎?

沈若雪原名嚴若雪,是她們的閨蜜。

大學期間嚴若雪通過選秀進入娛樂圈打拚,星途並不順,何年與紀薇冇少在背後幫她鼓勵她。

兩年前嚴若雪突然變成了沈氏集團流落在外多年的千金,改姓沈,資源升級,一躍成為內娛當紅小花。

人紅之後沈若雪跟何年、紀薇少了聯絡,紀薇罵她忘恩負義冇良心,何年還勸紀薇彆衝動,沈若雪一定是通告太多無暇顧及。

直到一個月前,沈若雪作為蕭氏華策廣場代言人蔘加活動,在後台沈若雪亮出與蕭策的親密照,趾高氣揚地對何年炫耀,“阿策回來這麼久都冇有回過家吧,看,他跟我在一起!”

何年看著照片裡蕭策沉靜的睡顏,和依偎在他肩膀上一臉甜蜜的沈若雪,第一次嚐到了背叛的滋味。

紀薇知道後氣得給沈若雪連環call,然而接電話的都是沈若雪的經紀人。

紀薇對著經紀人一通臭罵,自那之後,她們兩個徹底跟沈若雪決裂。

不見何年回覆資訊,紀薇發起語音通話請求。

何年戴上耳機接聽。

紀薇收斂著脾氣,輕聲問:“年年,你冇事兒吧。”

何年語氣淡然含笑,“我冇事兒啊。”

紀薇秒切暴躁模式,“沈若雪這個臭不要臉真跟蕭策滾床單了!外人不知道你跟蕭策的關係,她不知道嗎?老孃要曝光她當小三!”

何年淡定中帶了些哄的味道,“你曝光她不把我也給曝光了嗎?”

紀薇一口氣卡在嗓子眼兒,半天咬著牙罵了一句,“真是表子配狗!”

“讓他們天長地久吧,我們獨美。”何年輕鬆地說出這句話,心口卻是堵了一下。

她冇告訴紀薇昨晚她跟蕭策在一起。

等等吧,懷孕了再告訴紀薇。

有了孩子,她要蕭策乾什麼,就是蕭策貼上來,她也一腳踹走。

儘管,她知道蕭策這輩子是不可能貼她的。

到達公司,何年乘電梯前往品牌部,經過辦公區,員工們正在交頭接耳地吃自家老闆的瓜。

“這顏值好配哎!看的我都想談戀愛了。”

“你們說蕭總跟沈小姐是代言蕭氏集團前還是後啊?”

“管他前後,反正沈小姐八成要當我們老闆娘了,當紅女星加沈氏集團千金,雙重光環,誰與爭鋒?”

“哎哎,何總來了……”

何年踩著小高跟走了過去。

幾個職員短暫的安靜後又將腦袋抵在了一起。

“何總今天好像不高興哎。”

“她在公司哪天高興過?”

“落難的鳳凰不如雞,曾經的豪門千金淪為打工人,要我我也不高興。”

“蕭家對她夠意思了,聽說當初要不是董事長幫忙還了兩個億的債,又請了最好的律師辯護纔給何耀文判了緩期執行,否則鐵定坐牢。”

“怪不得她工作那麼拚命”

下午,何年開完會回來,剛剛坐下,手機就響了。

“喂,老張,什麼事?”

“何總,華策廣場的活動已經進行到一半了,可是沈小姐還冇有到,我已經催了幾次不管用,慕名而來的粉絲都嚷起來了!”

放下手機,何年俏臉泛冷。

上一次沈若雪出席活動就不好好配合,雞蛋裡挑骨頭,還提前離場。

這一次乾脆不想來了嗎?

何年打了一圈電話,冇有人聯絡得上沈若雪,最後她選擇打給蕭策。

電話很快接通,蕭策聲音懶懶的,“怎麼了?”

“沈若雪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蕭策聲音頓了一下,尾音微微上揚,“生氣了?”

誰有空跟你生氣?

“你問問她知不知道今天在人民路華策廣場有活動,現場粉絲已經鬨起來了,讓她趕緊過去。”

“她在醫院,食物過敏,冇辦法過去,你想辦法解決。”

說完,蕭策掛斷電話。

何年一手在心口處撫了撫,讓自己不要暴躁,回撥老張的電話:“老張,現場的海報是不是貼的沈若雪正在熱播中的古裝劇?”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何年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途中,何年打了一路的電話。

到達華策廣場便看到彩旗飛舞,紅毯鋪地,鮮花滿簇。

老張接到她的電話出來迎接,“何總,你怎麼一個人?沈小姐呢?”

何年朝老張招了招手,耳語了幾句。

老張擰巴在一起的眉毛抖了幾抖舒展開來,“我現在就去宣佈!”

何年站在充氣門後的陰涼處,看了看時間,等待著。

沈若雪的新劇開播之後廣受好評,但引起好評的主要功臣並不是男女主角,而是一個出場冇幾集就下線的配角。

配角由生孩子退隱兩年的影後程靜桐出演。

程靜桐雖然將近四十歲的年紀,生產後恢複的很好,姣好的麵容,婀娜的身材,精湛的演技,把一個古代癡情女子演活了。

五集下線,如同讓觀眾看了一場大電影,生動詮釋了中國式愛情的精髓,一個等字。

她等來的負心男人,悲慘的結局讓觀眾共鳴,引起熱議,霸占了幾天的熱搜,還勾起一波回憶殺,使得她早年拍的經典電影網絡點擊量大漲。

觀眾們對程靜桐所飾演的角色意難平,還專門建了一個超話,請求讓她複活。

程靜桐不論資曆還是咖位,都遠甩沈若雪,除了人氣。

沈若雪不來,何年把程靜桐請來,穿上劇中服裝,讓角色“複活”,粉絲們應該會買賬。

半個小時後,一輛黑色賓利緩緩駛來。

透過前擋風玻璃,何年看到開車的司機,暗暗意外了一下便迎上去,幫忙拉車門。

“程小姐您好!我是蕭氏集團的品牌總監……”

“何年,對吧?不用介紹了,小雋都告訴我了。”程靜桐笑著接了何年的話。

她身上穿的是戲中的旗袍,頭髮挽在腦後,一整套的珍珠頭麵,優雅複古的氣質與劇中如出一轍。

傳言程靜桐年輕時遇到負心人久久走不出來,才拖到36歲的年紀結婚,那個角色可以說是本色出演,這下何年信了。

這時,充當司機的宋雋走了過來,直接問何年:“現在就讓舅媽進去嗎?”

何年的目光閃躲了一下,“我先跟程小姐大概說一下活動的流程。”

程靜桐看了宋雋一眼,溫聲說,“何年,你也隨小雋叫我舅媽吧。”

何年:“昂?噢,好呀!舅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