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候機室裡,榮蘊秀正無奈地聽著天真真的嘮叨不休。

“表姐,你這次回國,也要爺爺同意才行,你這樣冒失地走了,等爺爺出關,看他不把你抓回去。”

“外公不會。”

榮蘊秀篤定的道,“何況我都留下孩子們給他玩了。”

“就怕你前腳走,後腳那些小崽子們也跟著來了。”

“不會,大寶答應我了,一定會等到外公出關。”

“也就是你,還相信那幾個小崽子的話了。”

天真真失笑,隨即蹙眉道,“說起來,這些年爺爺早就不理世事,一心禮佛問道,幾位哥哥想幫你也是鞭長莫及,回去冇有助力,你想好怎麼做了嗎?”

“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讓榮意後悔生在這個世上,查出母親去世的真相。”榮蘊秀冷聲道。

“那若是楓哥哥的訊息準確,榮意真是你父親的親生女兒,那怎麼辦?”

天真真說著說著,身體因遏製不住的憤怒微微顫抖,“姑姑當年一定是知道的,也說不定姑姑就是因為這個,才早早離開人世。”

天真真說著,撲到在榮蘊秀懷裡,哭了起來,“若不是姑姑突然離世,奶奶也不會發病離去。”

榮蘊秀將她攬在懷裡,緊緊閉了閉眼,將眼底的淚意壓下去。

當年,她的母親天尚星出身醫畫世家,而她的父親榮歸裡是新晉藝術品商,才子美人,佳偶天成。

後來,母親因病離世,那時候,母親的好閨蜜陳倩倩對她視若己出,貼心照顧,父親榮歸裡因此高調迎娶,連帶著對榮意也疼愛有加。

在榮蘊秀的記憶裡,自從榮意進門,榮歸裡便很少再給她這個女兒好臉,還讓她處處讓著榮意。

好像她成了帶進門的繼女,而榮意反倒成了榮家的正牌大小姐。

但現在想起來,陳倩倩的那些照顧,根本就是掩人耳目!

按照楓表哥的調查結果,她的好父親極有可能在母親懷孕之前,就和陳倩倩搞在了一起,還生下了榮意。

可笑她一直待她如親妹妹,誰知她早就算計好在S國旅遊時,對自己下手。

她相信這一切就憑榮意一個人,是絕對做不到的!

想到此,榮蘊秀顫抖著,握緊拳頭。

榮意,陳倩倩,容歸裡,她一個都不放過!

——突然,眼前一片黑暗,她又看不見了。

候機室響起登機的提示音,天真真擦乾眼淚,見榮蘊秀雙眼茫然,忙道,“表姐,又看不見了嗎?”

“嗯,要麻煩你了。”榮蘊秀歉意的說道。

“麻煩什麼呀。你是我表姐,我們是一家人,我這次過來就是做你的眼睛,你的保姆,二十四小時照顧你的,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把你照顧的白白胖胖的。”

榮蘊秀聽了淡淡一笑。

待二人上了飛機坐定,天真真貼心地拿出墨鏡給榮蘊秀戴上,安慰道:“睡會吧,等一會兒飛機落了地,就會好的。”

“嗯。”

榮蘊秀安心的閉上眼,突然,一種似曾相識的清冽味道瀰漫過來,有個男人在黑暗中經過她,坐到旁邊的座位上。

她能感覺到,男人眼神熱烈,不住地打量著自己。

“真真,你在嗎?”

榮蘊秀不安地呼喚道,每次看不見的時候,她都特彆脆弱。

冇有迴應。

“真真,你在哪裡?”

她伸出手摸索,卻被一隻溫潤的大掌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