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代的更替與五行學說緊密相連,五行之中,水黑色,土黃色,木青色,金白色,火赤色,如今水氣至終,天兆發生異相,那顆霸王聖星從群星中脫穎而出,璀璨照耀四方,其勢將徒於土,夫君忽然起名為漢軍冥冥之中恰附和天道運轉,接著便要統一換盔甲為橙黃色,而五行中土屬中央,前方秦川內腹正屬中央土旺之地,適合今後建都.”林雲聽得暈乎乎的,什麼金木水火土,五行堯舜禹的,實在令人費解,真不知道這玄女的腦袋中為何如此裝有如此繁雜的東西,這些古代玄奇的學說當真比二十一世界複雜的計算機程式還要讓人頭疼.至少對於翻閱過不少天文學資料的林雲來說,這方麵學問仍然無法全然領會,也許他總認為這些不符合科學領域吧,經過與 葉晚晴接觸,深深地被嬌妻所折服了.“咦?林郎,你到底有冇有聽 晚晴說話啊,怎麼一直在發呆呢?” 葉晚晴見他兩眼直勾勾地盯著自己額頭看,有些莫名其妙,不解地問道.林雲伸手觸摸 晚晴的額頭,歎道:“你從哪知道這麼些古怪的理論?”葉晚晴被他表情逗得格格嬌笑,抿嘴著嫣然道:“ 晚晴自幼跟著乾爹黃石公研習諸子百家學說,先秦學術雖言有百家,其實劃分不過是陰陽,儒,墨,名,法,道,縱橫,雜,農,小說,兵,醫十二家也,先人思想流派不一,紛紛著書講學,互相論戰,故有百家爭鳴之說.“林郎若問 晚晴看過多少書籍,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孔子》,《孟子》,《荀子》,《道德經》,《莊子》,《墨子》,《韓非子》,《孫子兵法》,《孫臏兵法》,《公孫龍子》,《戰國策》,《鬼穀經》,《呂氏春秋》等等名家著作都略有涉及吧!”“啊?我暈!”林雲目瞪口呆,這都什麼書啊?也太博雜了吧!依依也露出崇拜的眸光,讚歎道:“難怪 晚晴姐姐以玄女稱奇天下,被稱為三大才女之首,今日依依算是徹底拜服了.”葉晚晴淺笑道:“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玉泉女]李月瑤擅於史學政論,博古通今,故此政史吾不如她,[蜀鳳凰]卓凝君擅於醫學經絡,妙手回春,故此醫病吾不如她! 晚晴隻是對玄學感興趣,並非全才皆知,何談三才之首?”林雲歎道:“ 晚晴就是我的女諸葛,要說出謀劃策,軍前佈陣,天下奇人異士能雖多,但及得上 晚晴者寥寥無幾矣!”“女諸葛?她是誰?” 葉晚晴一臉茫然,頓時反問道.林雲趕緊掩飾過去,伸個懶腰道:“三才女我已經見過兩個了,真不知最後一位[蜀鳳凰]是個什麼樣的絕世女子?好了,眼下還顧不上想她,咱們快去迎接諸侯盟軍吧,對付項羽,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第254章 潼關會師林雲牽著兩位嬌妻的玉手走回營帳,此時諸多將領已經過來等候主帥指揮,張良,灌嬰,夏侯嬰,張雲,葛離幾名親信都在帳內,就連昨晚深夜趕回來的樊噲也來了.樊噲一見林雲進入帳篷,立即起身叫道:“沛公,俺回來了,不動一兵一卒,嚇跑了章邯近五萬的大軍,真他孃的痛快啊!還是 葉夫人料事如神,讓灑家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說著抱拳一拜,這莽漢也有心服口服的時候,真難得!林雲微微一笑道:“昨晚幾時歸來,為何不到我帳前彙報,好讓本帥放心!”樊噲一聽鼻子微酸,竟有些莫名感動,他本是豪爽粗獷之人,但越是這樣熱血性子的粗人,越容易掏心置腹,精神亢奮,一臉喜色道:“沛公,俺風塵仆仆一路快騎趕回來,立即就想向你彙報啊,可是…”他轉身對著那幾位林雲隨身鐵衛道:“可是他們不讓我進去,說是沛公勞累過度,需要安養歇息,不得任何人叨擾,俺冇法兒,隻好回去睡大覺,今早起床晚了些,這不,剛拜見到沛公.”被樊噲指過的那幾位侍衛,治都是夏侯嬰從精銳部隊中挑選出來的上等好手,不但身手以一當百,而且絕對的忠心可靠,就連身子背影都有些相近,在險境中隨時準備為主公犧牲自己.幾名侍衛臉有扭色,心想主公與主母在歡好,精力疲憊,豈能讓任何人打擾他的休眠?林雲笑了笑道:“各儘其責,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將士,你先回座,咱們商量下,就去迎接虞將軍統兵入關,然後合兵繼續挺進秦關腹地,直逼鹹陽城下!”諸將一聽都卯足了勁兒,終於兵力增多,可以反擊了.特彆是樊噲剛要轉身入座,忽然又嚷嚷道:“沛公,這次我可要打頭陣了吧,教訓教訓章邯,敢投靠楚軍項羽追殺咱們,把他鳥卵子擠出來!”二女聽了臉頰微紅,蛾眉微蹙,心想這個樊噲,說話也不太粗放了吧.林雲揮手趕他道:“就是事多,快坐你的,本帥自有安排.”樊噲搔了搔頭,雙膝一躬,跪坐在地氈上,聽候軍令調遣.灌嬰,張雲等人嘿嘿輕笑,看來樊噲不管是不老實啊.林雲與二女坐在帳中上座,前者開口道:“我軍目前隻有精騎三萬,不足以抵抗秦楚聯軍,同時又要攻陷鹹陽十幾萬守軍,再者,鹹陽西北仍有雍地,陳倉等老秦故土,殘餘兵力尤多,所以昨日一戰,我們采取退勢撤回潼關,儲存實力不損,今日五國盟軍七萬人馬彙合,加起來此刻兵力達到十萬,足以抗衡楚軍,使秦楚聯軍不敢輕舉妄動,找機會乾掉他們!”諸將點頭,覺得戰事就要來臨了,都顯得有些亢奮,昨日本來主帥得勝,豈知楚軍卑鄙竟然食言,發動大軍攻擊,龍軍將士一路奔逃趕路,實在咽不下這口氣,若不是主公有軍命,不得迎頭反擊,否則大多都想死戰到底,來捍衛彭城義軍的榮耀!林雲繼續道:“可知各路義軍已到何處?”灌嬰回道:“已到了潼關外五裡處,不出一刻便能趕到.”林雲點頭道:“很好,傳令下去,由張雲負責各路人馬住宿營帳的安排調配,葛離負責後勤糧草收繳工作,夏侯嬰負責清點各路人馬數目和調查戰鬥力情況,張先生負責起草一份軍文,告誡各路人馬相互約束協調之事,不得內訌私鬥,灌嬰,樊噲重整我軍騎兵,準備隨時反擊戰,都聽明白了嗎?”“吾等明白!”眾人異口同聲,就這樣軍事小組會議先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