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秦浪?”

林如夢仔細想了一下,很是果斷地搖了搖頭:“應該不是他,當時他距離那四個壯漢好幾米遠,雙方都冇肢體接觸。”

她不知道的是,秦浪出手太快了,自己根本看不見。

林正平若有所思,點了點頭:“等下我就給你安排一些保鏢,我想我已經知道這事情是誰指使的了。”

“秦浪就是一個小白臉,細胳膊細腿的,少跟他一起出門,省得他拖累你。”

此時。

秦浪在廚房與林母一起熬製湯藥,李香琴笑得欣慰:“秦浪你有心了,還專程出去給你林爺爺買藥。”

秦浪微微一笑:“媽,這些藥是張神醫配的,爺爺喝了這湯藥,對身體好。”

“那真是太好了,回頭記得幫我們感謝張神醫。”

說話間,李香琴拍了拍秦浪的肩膀:“這裡有我忙著就行了,你去跟你林爺爺聊聊天吧。”

“好的!”

秦浪應了一聲,走出了廚房。

“秦浪,快過來,我們耍太極!”

林老爺子的精神很好,看到秦浪就急忙招呼他來一起鍛鍊。

秦浪裝模作樣,聽著林老爺教他動作。

林萬山很是開心。

對於林如夢迴家路上發生的小事,林萬山壓根就冇放在心上。

林家家大業大,有人對付林家大小姐,很正常!

畢竟誰冇幾個競爭對手呢。

晚飯過後,秦浪就回房間去了。

剛推開門,就看到了林如夢如兩條玉大長腿在床上擺動著,她正跟彆人視頻聊天。

“啊!”

林如夢被嚇得不輕,一聲驚叫,飛快地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探出一個腦袋惡狠狠地盯著秦浪:“你來我房間乾嘛?”

秦浪嘿嘿一笑:“林爺爺就在客廳坐著,我去客房,他肯定要懷疑!”

“你......”

林如夢一時間不知道怎樣反駁秦浪,她顯然冇有習慣自己的房間有男人出現!

最關鍵的是,她隻是披了一條睡衣,貼身衣物都冇穿!

林如夢滿臉羞紅,嗔怒道:“你趕緊去你那邊,彆過來!”

秦浪摸了摸鼻子,笑著走向沙發。

這娘們,脾氣大。

**也大。

林如夢都快崩潰了,這種同房而睡的日子還長得很!

秦浪也懶得理她。

這時候手機收到訊息。

是關於今天撞車的事情出調查結果的。

原來,陽城市有個叫新世界的公共項目準備投建,規模超10個億。

林如夢所在的林氏集團為此準備了很長時間,把握很大。

不過有一個陽城市有一個叫龐友龍的地下大佬,也看上這個項目。

龐友龍有很多手下,靠山是王者集團,董事長為吳王者。

為了不讓林氏集團拿下新世界項目,吳王者就讓龐友龍對威脅林如夢,讓林家知難而退。

冇想到被秦浪打亂了計劃。

“原來如此。”

秦浪微微一笑,心中有了計劃。

隻要幫林家拿下這個新世界的項目,那也算是還了林老爺的恩情,我或許就能離開林家了。

......

次日。

董事長辦公室。

林如夢快步走進:“爸,你找我什麼事?”

林正平麵色難看:“昨天的事情查清楚了。”

林如夢黛眉緊皺,又聽林正平陰沉地說道:“是龐有龍的人。”

“龐有龍的人?”

林如夢麵色大變:“龐有龍後麵的靠山,可是王者集團和吳王者!對了,是因為新世界的項目......”

林正平點了點頭:“要是吳王者也盯上了新世界這個項目,那就麻煩了!”

林如夢也是麵色難看,龐有龍是出了名的狠人!

他的老大吳王者,手段比起龐有龍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王者集團比起林氏集團的底蘊還有厚一些!

如果王者集團想要插手這事情,那麼林氏集團想拿下新世界就變得更加困難了!

除去王者集團外,省裡盯上新世界這個項目的大集團,也已經有兩位數了!

而現階段的林氏集團迫切要拿下新世界這個大項目。

隻有這樣才能突破林氏集團的發展瓶頸。

如果這個大項目要是被王者集團搶了去,那麼林氏集團,在未來極有可能會被王者集團吞併!

自古以來,就是大魚吃小魚!

昨天龐友龍是派人來威脅,或許今天就會動真格了!

他無惡不作,搞出人命也極有可能的!

“爸,這可如何是好啊,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了?”

林如夢心裡充滿了不甘,林氏集團上下,為了拿到這個大項目,已經花費進去很多心血了!

林正平咬牙搖頭:“一定不能放棄!”

“我們本市柳家,和新世界項目的背後投資人關係很深。隻要我們求得柳家的人出手幫忙,新世界就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

聽言,林如夢不禁搖頭苦笑!

柳家?

柳定天,柳浩海父子?

他們可是相當難見一次。

求柳家幫忙的人肯定會多了去,林家隻不過是二流家族,又憑什麼能求得柳家出手幫助?

同時。

秦浪也回到八組打卡了,這時候電話響起,是名醫張一品的美麗孫女,張妙靈來電。

“秦浪,有空來一趟我爺爺的醫館嗎?”

“那天你救了柳定天,他兒子柳浩海董事長,想再次感謝你,也想向你道歉。”

張妙靈語氣充滿懇求,而且小心翼翼的。

秦浪聰明絕頂,當然知道張妙靈和張一品是受了柳浩海的請求,纔給秦浪來電話的。

“行。我等一會就過去。”

秦浪笑著回答,不想讓張妙靈和張一品難堪。

張妙靈激動不已。

掛了電話之後,心跳飛快。

太好了,又可以見到秦浪了。

自從昨天分彆後,她就想了秦浪一晚了。

“那個,我去跑個業務。”

秦浪朝張揚打了個招呼就走了。

張揚不禁苦笑:“翹班就翹班吧,我們八組還跑什麼業務?”

......

秦浪走出辦公大樓,就發現有人在暗中盯上自己了!

秦浪直接就去了一處冇什麼人經過的陰暗老巷子裡。

不出他所料,有兩個人就從暗處走了出來,堵住了秦浪的去路!

秦浪冷冷一笑:“看來昨天給你們的教訓還不夠啊!”

那兩人對視了一眼,直接就衝了上來!

其中一個壯漢還直接亮刀子了,對準了秦浪的咽喉!

對方下死手!

“夠狠辣。”

秦浪嘴角勾起,冇有任何的躲閃,隻是朝這兩個壯漢隔空砸出一拳!

砰砰!

“呃啊!”

兩個壯漢猛地發出一聲慘叫,肋骨都被打斷了好幾根,嘴上還不住地吐著鮮血!

比狠辣?

秦浪是老祖宗!

見識到秦浪的恐怖後,剩下的兩個壯漢想也不想就轉身就跑!

秦浪是故意留他們一命的,他想把背後的指使人乾掉,省得以後麻煩。

就是那個什麼龐友龍吧?

活得不耐煩了。

那兩個壯漢還以為自己成功逃掉了,殊不知秦浪一路跟蹤他們,而且還不讓他們察覺絲毫!

很快,秦浪就去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跟前。

“龐友龍,就在這酒店裡麵了吧!”

秦浪嘴角冷笑,進入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