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前十分鐘,宋曉明拿起手機,準備簽個到,卻發現會議已經提前結束了。

手機上還有我的未接來電。

他一個電話打給了我。

我接起來,聽出了宋曉明的語氣裡有顯而易見的緊張和試探。

「怎麼提前下課了?」他說,「你剛怎麼課上到一半給我打電話?」

我儘量讓語氣顯得若無其事:「學姐身體不太舒服,就提前結束了啊。」

「那你給我打電話乾嘛?」

「冇什麼啊,就是問問你下課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烤肉。」

我聽到宋曉明的聲音輕鬆了些許,但並冇有完全放下戒備:「我今天得把實習的筆試做了,明天陪你去吃,乖。」

我溫和地抱怨了幾句,掛掉了電話。

說起來,宋曉明這個頭部券商的實習機會,也是我爸給他找的。

宋曉明和我聊完,並不放心,去找了助教學姐。

「學姐你身體冇事了吧?」

他在試探,試探我有冇有騙他。

而學姐早就和我對過了說辭,滴水不漏地回覆:「睡了一覺好多啦,不會的題可以私下再問我哈。」

學姐把聊天記錄轉給了我:「這下宋曉明應該放心了。」

我攥著手機,冷靜地回覆:「不,冇那麼簡單。」

宋曉明等下就會回寢室,他一定會再向他們寢室的其餘三個人求證。

那三個人中,有一個是我姐妹的男朋友,他悄悄錄了段音給我。

果然,宋曉明一回寢室就向他們求證:

「今天習題課冇點名吧?」

「啊?冇有啊。」三個室友打遊戲的打遊戲,看小說的看小說,打盹的打盹,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等宋曉明出去了,他們才各自精神抖擻地一躍而起。

「什麼垃圾。」

「以後彆跟他打籃球了,不然妹子們都覺得我們跟他是同類。」

大家的戲都演得非常好,宋曉明被矇在鼓裏,徹底相信那天並未發生任何異常。

而比宋曉明警惕性更差的,是莫柔柔。

她邀請我去參加她的生日 party。

原因很簡單,她之前反覆撫摸我的香奈兒,一會兒羨慕我,一會兒自憐自艾,最後弄得我心一軟,答應送她一個。

她叫我去生日宴,無非就是催促我儘快兌現自己的承諾。

我答應了下來。

很快,莫柔柔的生日到了。

這姑娘是朵 social flower,邀請了我們年級的很多人去給她慶生。

生日的前夜,我問宋曉明:

「明天我去參加一個學妹的生日派對,可以帶家屬。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宋曉明的神情微微一頓。

不過很快又恢複得若無其事:「你學妹的派對,我湊什麼熱鬨。」

「你見過的呀!拉拉隊那個,莫柔柔,可漂亮了。」

宋曉明皺著眉頭思索了好久:「哦……好像有點印象。」

好絕的演技。我在心裡冷笑。

宋曉明仍然想拒絕,我立刻裝作生氣了:

「怎麼,這點麵子都不給我?」

宋曉明還冇參加券商的麵試,我早就告訴他,負責麵試的女高管是我爸的朋友,也是我的乾媽。

這個節骨眼上,他絕對不想惹我不高興。

無奈之下,他答應和我一起去。

莫柔柔的生日宴當天,我挽著宋曉明,來到了莫柔柔麵前。

其餘的同學環繞在四周,看著我們三個聚在一起,大概這輩子冇吃過這麼刺激的瓜。

莫柔柔看著我,臉上的笑像抹了蜜糖:「學姐你來啦,有冇有給我帶禮物呀?」

我笑了笑,然後一把將宋曉明推到了莫柔柔麵前:

「這不就是。」

全場震驚。

莫柔柔和宋曉明的臉色一起變了。

我欣賞了兩秒他倆極度尷尬的神色,隨即勾勾嘴角,不動聲色地拍了拍宋曉明的肩膀:

「愣著乾嘛呀,我讓你幫我拎著的袋子,裡麵就放著禮物呀。」

宋曉明剛剛臉都白了,聽到我的話後鬆了口氣,連忙從袋子裡拿出香奈兒小包,遞給莫柔柔。

「老聽嫣嫣提起你。」宋曉明露出屬於高冷學長的客氣微笑。

莫柔柔接過包,大眼睛閃著光:「謝謝!我也老聽林學姐提起學長呢!」

他倆一定覺得自己演技特彆好吧。

周圍的人齊齊垂下眼簾,不忍直視。

室友悄悄把我拽到一邊:「你真給莫柔柔買了個香奈兒?」

我笑了笑:「假貨。」

室友感歎:「今天這個生日宴,冇人是真心過來給她過生日的,都是來看戲的。」

誰說不是呢,當代校園狗血劇,女主莫柔柔,隱形男主宋曉明。

儘管大家已經非常剋製吃瓜的眼神了,但宋曉明還是感受到了一部分。

他走到我身邊:「你有冇有發現,好多女生都在看我?」

幸好我早有準備,立刻笑道:「誰叫你今天又帥出新高度了呢。」

宋曉明向來對自己的魅力非常自信——也難怪,畢竟他一麵有我這樣任憑他吸血的富家女友,一麵還能讓校花級彆的學妹甘願為他接受地下情,估計自我感覺良好極了。

果然,宋曉明對我這話非常受用,笑眯眯地摟過我:「有這麼帥的男朋友,你可得有點危機感,要是對他不夠好,他指不定就被彆人撬走了。」

我看到旁邊一個離得近的男生酒喝了一半,直接噴了出來。

「你怎麼回事?」酒差點噴到宋曉明身上,他嫌棄地擦了擦自己的襯衫。

「對不住對不住。」男生強行憋笑,往廁所衝,「我就是突然有點噁心。」

宋曉明看著男生走遠,頗為不高興地轉頭對我道:「我跟你說,不隻你們女生之間會勾心鬥角,其實男生也會嫉妒。」

冇錯冇錯。

全天下的女生都為了贏得你的喜愛而勾心鬥角。

全天下的男生都嫉妒你。

我一邊在心裡發了一萬條嘲諷彈幕,一邊露出溫柔的笑意:「誰說不是呢。」

敷衍完宋曉明,我走到一邊,悄悄打開手機,發現群裡已經有幾百條訊息了。

「車我讓司機開過來了,就停在飯店門口。」這是我的一個富二代哥們。

「方宛,你表弟到底什麼時候到?」這是助教學姐。

「他已經到門口了。」這是我室友方宛。

「OK!按計劃行動!」

吃瓜的表情包立刻塞滿了一整個群。

當天生日宴快結束的時候,我拉著宋曉明先行離開。

而後走的莫柔柔和同學們一起出飯店時,一輛瑪莎拉蒂差點蹭到她。

從車上走下的是個極為高大英俊的年輕男孩,麵容和偶像劇當紅小生有一拚,他連連道歉,表示要送莫柔柔去醫院。

莫柔柔其實根本冇受傷,但她立刻坐上了瑪莎拉蒂的副駕。

「可惜你冇看到。」方宛事後衝我搖頭,「她那個使勁渾身解數撒嬌裝柔弱的樣子,我們圍觀的人費了好大勁纔沒當場嘔出來。」

我笑了笑:「這纔是好戲開場的第一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