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蘭翻過身在王純清臉上輕輕啵了一口以示感謝,當然僅僅親一口連王純清想要的詩人之一都滿足不了。就算王純清平時冇有實質性的對她有啥幫助,隻要王純清一個電話,她還是回來煤資局王純清的辦公室送“貨”上門,每次來之前她都要精心打扮一番,儘量讓自己看起來高貴一點,氣質一點,隻有每次給他不同的感覺,這種依靠才能一直持續下去。畢竟王純清做官到這份上了,什麼樣的口味冇吃過,什麼樣的女人冇見過,何況她都已三十五歲了。“大妹子,什麼話也彆說了,你的事哥給你操心著呢。”王純清藉著酒勁,笑嘿嘿的將任蘭推倒,滿身肥膘的身子就壓了上去。

王純清全身熱血翻滾,喉結一滾,大嘴就吞了過去。

任蘭雪白的天鵝頸往後一揚,緊緊抱住了王純清的脖子。

每次和王純清這樣,任蘭心裡也都很糾結的,關鍵是這男人肥頭大耳,一口黃牙,看著有點噁心,要不是有利用價值,她纔不會這樣躺在他休息室,被他壓在身上肆意發泄獸慾。

還好一點的是王純清已經快五十歲的人了,那方便的能力不比年輕小夥子。

每次明明和他在一起時,她會噁心,但還得裝出一副享受的樣子,提起王純清的念頭,讓他玩的高興一點。

這當領導的男人,最好的就是麵子,她深知這一點。

一場狂風暴雨,在幾分鐘後就雲開霧散。

王純清年事偏高,在這事兒上的能力有限。

“王哥,你是不是吃藥了,怎麼這麼厲害?”任蘭嬌滴滴的抹著他的臉蛋,用指甲輕輕劃拉著他的鼻子。

她深知,必須取悅好這個肥頭大耳的男人,自己的生意纔會越做越大。儘管正處於女人如狼似虎年紀的她,並冇有感到滿足,還必須表現出一副滿足的樣子。

趴在任蘭背上,王純清喘著粗氣,肥肉堆滿的臉上掛滿汗水,心滿意足的笑著。

“王總,您可記得答應我的事情啊,一有什麼訊息就給妹妹說一聲,我這邊就準備資料。”

“任總你放心啦,還不信任你王哥啊,這幾年王哥答應你的事還冇有說辦不到的吧。”

王純清自以為是的笑著,從她背上爬起來,套上了襯衫,扣著釦子。任蘭伸手從桌上拿了紙卷,撕了一段紙,心細的給他擦了擦。

穿戴整齊,王純清下來,在辦公沙發上坐下來,點了支菸快活的抽起來。任蘭跟著過來,在他大腿上坐下來,攔著他的脖子,嬌滴滴的看著他。三十五歲的女人了,身上散發的那種成熟的韻味不是小姑娘能比的了的。

“王局,您說您怎麼放著那麼多漂亮小姑娘不感興趣,對人老珠黃的我感興趣呀?”

王純清咂了一口煙,悠然自得的吐了一個菸圈,眯著眼笑嗬嗬說:“任總,你這是三十多歲的人啦,很有魅力,很有氣質,不光人長得漂亮,還這麼能乾,在咱們榆陽市,哪個女人能有你這麼能在商場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呢?我很欣賞你。”

任蘭嫵媚的眨了一下電眼,那一抹風情無比醉人,似乎比王純清中午喝的茅台還勁兒大,讓他有點意亂神迷,有點迷醉。一雙肥大的手掌隨即又放在了她的大腿上。

任蘭知道如果還呆在他這,後果會更嚴重。於是她適時的從他腿上下來,整理了一下裙子和上衣,捋了幾把有點淩亂的捲髮,笑了一下,說:“王局,我還有點事兒,那就不多留了,妹子的事你可要操點心啊。”

王純清擺著兄膛義薄雲天的保證說:“放心吧,你王哥辦事,你還不放心!”

任蘭從皮包裡拿出兩紮紅票子,拉著他的手掌,輕輕一拍,笑道:“王總,那我走了。”

王純清笑嗬嗬說:“去吧,有什麼訊息王哥給你打招呼。”

任蘭從王純清辦公室拉開門走出來,門上還掛著請勿打擾的牌子。

任蘭走後,王純清悠閒的抽著煙,靠在沙發上眯著眼,還回味著剛纔的事情,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想到今天來報到的趙得三,王純清感覺很滿意小夥子的表現的,第一天來上班就這麼能察言觀色。他說不讓放任何人進來,但偏偏就是讓任蘭進來了。

王純清便覺得趙得三以後留在身邊是個有用之才。一直以來他都想找個女秘書玩玩,但政府直屬部門的各級領導一般情況為了避諱,男領導不許找女秘書,女領導不許找男秘書。

任蘭從煤資局出來,開車一回到位於市郊的彆墅裡,就鑽進衛生間洗了幾遍澡。身上那股酒味讓她有點作嘔的感覺。三十五歲的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紀,加上她又冇老公,遭受乾旱煎熬,應該是很渴望被男人滋潤的。

但在她從政法大學畢業進市委辦公室,再到如今從商,這十幾年時間裡,她為了生活,為了生意,一遍一遍出賣著自己的尊嚴,到現在幾乎已經麻木,陪他們也隻是逢場作戲,各取所需。

她這一輩子記憶最深刻的生活有兩次。一次是和她最深愛過的男人,她的大學初戀男友林建陽。那時十七年前的一個夜晚,林建陽在大學外麪包了一間錄像廳,以給她過生日的名義將她帶進去,放了一部香港電影。她是她第一次看到那些讓她感動肮臟的電影,情竇初開的女孩,看到那些畫麵時滿臉通紅,閉了會眼睛不看,但好奇心又趨勢她睜開了眼睛,和林建陽一起看起了那部港片。很快在好奇之下,她被林建陽按到在了錄像廳裡的破爛沙發上。

那是她的第一次,為了美好的愛情,憧憬著將來的美好生活,她哭了。指甲把林建陽的胳膊抓出了一道道血痕,但林建陽始終冇有停下來。

完事後看見沙發上那一灘豔紅的散發著腥味的玫瑰花,任蘭嚇得大聲哭了出來。而林建陽顯然是老手,從脫衣到完成,整個過程一氣嗬成。

那夜後她懷孕了,但兩人都還在上大二。林建陽讓她將孩子打掉,她不肯,於是殘忍與她分手。而她則休學一學期,回到老家生下了女兒任婷。

第二次是她參加工作踏入市委辦公室後的第二個月,那天是禮拜六,不上班。她將出租屋的鑰匙遺在了市委的辦公室裡,跑回去拿鑰匙,正巧碰見了辦公室主任劉建國也回來取東西。

那天的劉建國,剛喝完一場酒,耳紅脖粗,紅毛綠眼,臉色紅潤,看見在辦公室裡找東西的任蘭,穿著牛仔褲的屁股繃得緊緊的,豐腴高翹的臀部蹶起來對著她。在酒精作用下,不禁獸性大發,兩眼冒光,色眉讒眼的走過去,從後麵一把抱住了她。

任蘭被淩辱後,劉建國獸慾發泄,但作為市委辦公室主任,強迫下屬就範,他是第一次,以往都是那些小文員之類投懷送抱,所以劉建國還是有點忐忑不安,發泄完後就也醒了。

劉建國怕任蘭檢舉告發他,答應她會在以後的工作中對她關懷備至,保證她在市委的前途會一帆風順。在勾心鬥角明爭暗鬥的官場,即便是最底層的人物,也避免不了這些。起初她一直對劉建國耿耿於懷,不過劉建國的確在日後她的市委辦公室工作生涯中對她照顧有加。五年的市委工作生涯,她硬是從一個小小的秘書隨著劉建國的升遷而一路高升,成為市委資源產業科副科長。

在趙得三的父親劉發礦業偷稅漏稅案中,她打通各種渠道然後從市委辭職,接手劉發礦業,經過改製和重組,組建了新的新茂礦業集團公司,自任董事長。

十年從商生活,讓任蘭從大學畢業時被人拋棄獨自撫養女兒的弱女子,到現在手握數億資產,並且野心還在膨脹,壟斷河西省礦產行業,是她的終極目標。但要想挫敗有二十多年開礦經曆並且和市委各主要領導關係非同一般的林大發,她還要很長的路走,畢竟她現在的靠山隻是市煤炭資源管理局副局王純清和市委辦公室主任劉建國。

趙得三從煤資局出來,想為自己慶祝一番。打了出租車到了榆陽市有名的紅燈區一條街,朝裡麵鬼鬼碎碎瞅了瞅,來回徘徊,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最後,還是一泄氣,離開了這裡。